当前位置: www.716.com > 澳门新葡亰 > 正文

幼儿图书规模超过220亿元揭秘线上童书阅读的生

时间:2019-08-15 05:42来源:澳门新葡亰
其实感觉上次的《符号人生》写得自己都感觉很不爽。 中国商报/中国商网在全民阅读的时代下,如何对孩子进行阅读教育成为家长、学校和社会关心的话题。著名教育专家朱永新曾说

图片 1

  其实感觉上次的《符号人生》写得自己都感觉很不爽。

中国商报/中国商网在全民阅读的时代下,如何对孩子进行阅读教育成为家长、学校和社会关心的话题。著名教育专家朱永新曾说,一个人的精神成长史,就是一个人的阅读史。而对于孩子而言,越早养成阅读习惯,就能越早获益。

朱永新在江苏盐城作《阅读的力量》专题讲座。 于从文 摄

  所以就拿出以前写的一篇自己感觉爽的,大家一起爽一下。

图片 2

南京7月30日电在电子媒介日益发达的今天,要注重儿童的纸质书籍阅读习惯的培养。30日,教育专家、国家阅读形象代言人朱永新在江苏盐城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要真正解决“低头族”的问题还是要从小抓起,要培养儿童良好的阅读习惯,特别是纸质书阅读,纸质阅读有助于培养儿童的注意力和思考力。

  最近豆瓣与G 上出现了一个很有趣的现象,就是大家都在讨论到底是纸质书好还是电子书好,人类应该看纸质书呢,还是应该看电子书。

中国商网 马文博/摄

30日,江苏盐城举办全民阅读领读者培训班,该市文化广电、图书出版、教育等行业相关人员参加培训。教育专家、全国政协常委、副秘书长、民进中央副主席、国家阅读形象代言人朱永新作了《阅读的力量》专题讲座。讲课结束后,朱永新接受了媒体的采访。关于如何解决时下热点话题“低头族”的问题,朱永新认为,“低头族”很大程度上是因为儿童时期没有养成良好的读书习惯,“像我们不大可能成为‘低头族’,因为已经养成了纸质阅读习惯,这已经成为一种生活方式,成为像吃饭一样的内在生活需要。”

  这里有一系列豆瓣上的文,都是在讨论这个问题:

当前,少儿图书已经成为我国图书市场规模最大、增速最快的细分品类。相关数据显示,2018年,中国图书零售市场码洋规模达894亿元,其中少儿图书占有率达到25.19%,规模超过220亿元,同比增长13.74%。少儿类图书规模同比增幅超过图书市场整体增速,少儿图书已经成为带动图书零售市场增长的重要引擎。

朱永新说,随着时代的发展,人类的阅读载体会发生很大的变化,最早也没有纸质书,纸质书之前是竹简,在竹简之前还有结绳记事。未来的电子书在不断和纸质书靠近,现在连翻译的声音也有了,可以在上面做批注了,未来用什么样的载体去阅读,并不像我们想象的那么重要,也不是我们想象的那么可怕。他认为,未来很多纸质媒介会被替代,比如词典、工具书,像大不列颠词典已经不出纸质版了,未来的纸质书可能会往工艺、艺术品的方向发展,会个性化的出版,纸质书还会延续很长时间。因为电子书再漂亮也是拿不到实物的,纸质书有它的实体性,有实体性存在。他说:“我看过好多电子书,我看后还会再买一本纸质版放这里,作为自己阅读生活的纪念,同时也可以备查。我认为,至少在相当长的时间里,纸质书不会消亡,不会被电子书取代。”

  《为什么纸书是可以替代的》:

线下童书出版市场一片火热的同时,线上少儿阅读也不甘落后。去年以来,多方势力纷纷涉足其中,儿童阅读平台遍地开花。除了直接针对儿童阅读这一细分领域的企业,如樊登小读者、启蒙听听、咔哒故事外,腾讯、掌阅、网易等知名互联网公司也加快在儿童阅读领域的布局。此外,“凯叔讲故事”“常青藤爸爸”等由自媒体成长而来的应用平台,以及由出版机构打造的儿童阅读APP,如中国少儿新闻出版总社推出的“红袋鼠故事屋”、借力出版社的“天鹅阅读”等,也在紧盯这片市场。

关于儿童阅读习惯的培养,朱永新建议家长要培养儿童的阅读能力,特别是纸质阅读的能力。他认为,如果儿童一开始不会纸质阅读,一开始就完全靠电脑,靠iPad,靠手机,这样对注意力的培养不利。阅读不是简单的阅读行为,里面有注意力,有思考力,有各种各样的要素,而电子书因为色彩很丰富很鲜艳,变动性很强,流动性很快,这样,孩子的注意力会不集中,很难养成专注的习惯。

  《为什么纸书是不可替代的》:

为了吸引儿童读者,让他们把目光从电子游戏或动画片转移到读书上来,线上少儿阅读非常注重产品形式的革新。

“我一直主张不要让孩子过早地接触电子书,西方很多中产家庭是不让孩子碰电脑和电视的,家里都没有电视机的,它提醒我们,有远见的人是怎么去教育孩子的。”朱永新说,我们提倡亲子共读,培养孩子阅读的感觉和阅读的兴趣,跟孩子一起来读,潜移默化,培养孩子良好的阅读习惯。

  《为什么竹简是不可替代的》:

“我们常说我们的竞争对手不是同行,而是诸如手机游戏、动画片那些‘杀掉’孩子时间的娱乐性的东西。为什么好看的书竞争不过动画、游戏呢?我总结下来就是书和读者是有一定的距离的,越是好书就越需要读者去思索、去品味,而动画、游戏不用,所以它们的门槛就很低。那么,如果我们把好书的门槛降低一点,做得更有趣、更好玩、更有互动性,是不是就能把孩子们的注意力拉到书本中来呢?”樊登小读者创始人肖宏文对中国商报记者表示。

  这让我想到现代的流行歌曲,比如:

出于这样的考虑,樊登小读者采用了视频的形式,把书通过动画、角色扮演等好玩的形式讲出来。据了解,樊登小读者由内容付费产品“樊登读书会”裂变而生,独立App运营,以视频、音频、图文等形式呈现绘本、儿童文学、百科新知、家庭教育等内容。

  王菲唱《如果你是假的》,邓丽君唱《假如我是真的》,萧正楠唱《假如我是假的》,孟庭苇唱《真的还是假的》;

此外,亲子阅读也成为线上儿童阅读的一个主打细分领域。在肖宏文看来,亲子共读是让孩子喜欢上读书的最佳方式。“亲子共读在我看来有两个要求,一是营造读书的环境,家里有书架,有藏书;二是爸爸妈妈要陪孩子一起读书,给孩子讲书、讲故事,而且最好在讲的过程中把自己变成一个演员,用夸张的声音和肢体语言给孩子演绎故事,与孩子互动。”

  成龙唱《我是谁》,蟑螂唱《忘了我是谁》,蔡依林唱《你是谁》,许志安唱《忘了你是谁》。

与阅读纸质书相比,电子书对儿童视力造成的影响是在线阅读产品的一个劣势。针对这个问题,一些线上童书阅读平台已经做出尝试,比如通过软件引导孩子,主张劳逸结合,或者开发出一键投屏功能,将产品投放到家里的智能电视机上等。

  这是来搞笑的么?

但记者在采访中也了解到,很多家长仍然认为电子产品对孩子眼睛损害较大,不允许孩子过多接触电子产品。去年8月30日,教育部等八部门联合印发的《综合防控儿童青少年近视实施方案》也提出要控制孩子使用电子产品的时间。看来,在不同的家长眼里,线上童书阅读仍然是“汝之蜜糖,彼之砒霜”。

  OK,严肃一点。

  豆瓣上还有一位朋友提出这样的观点(ID马赛克掉):

  “在这场论战中,很多人批驳支持纸质书的人只是因为习惯问题罢了。但我觉得,原因是在于电子书和纸质书对于人大脑刺激的方式和结果是完全不同的。这不是心理学的问题,是脑神经学的问题。像我读电子书一向比较费劲,因为要花时间去训练大脑的反应方式,而不是去调整心里的感觉。”

  问题是,我还真没看出来这和神经学有什么关联。

  下面是我的个人看法。

  PS一下:这场论战似乎丝毫没有波及到人人与开心这些国内SNS平台。G 上倒是和一些台湾网友讨论过,后来还在讨论实体书店未来应该如何发展。可见,成天泡人人和开心的,太没品了。当然,更没品的是整天上山和翻篱笆的……好吧,这句话会引起包括我自己在内的一大群人的板砖狂拍。

  依稀记得刚进大学的时候,有一场新生辩论赛,我们班过了第一场以后的第二场,就是辩论电子书是否会取代现在的实体书。当时我是站在正方立场上的,虽然我心里所想的是“我明显更喜欢捧着书的感觉”。

  现在我还是这个立场——我很明显地更喜欢也更欣赏捧着一本纸质实体书的感觉。

  这点非常自然,因为在我初二接触电脑以前的十来年的人生经历中,所有的阅读,基本都是捧着一本书完成的。事实上,在直到初三电脑能上网以前,我都没看过像样的电子书,除了QBasic与C语言的电脑帮助文档(DOS批处理命令反而是捧着一本书一边洗脚一边完成的)。

  这样的历史很自然地决定了,年少的我更适应实体书,理由很简单,我没接触过实体书以外的任何东西,我的选择很自然地只有实体书。

  后来初三开始电脑可以上网了,我才开始最初的网上阅读生涯。

  但,说来很有意思,我最初上的网,是腾讯官网的论坛,然后最初的阅读体验就是以一个初中生的身份和一帮民科在腾讯科技论坛上打口水仗——想来真扯,一帮大叔级的人居然能在口水仗上和一个初中生打成平手,我去,这也可以成为我的炫耀资本了。

  当然,除了口水仗,我也在腾讯小说论坛和另外一帮初中生一起写小说玩。这个是旁话,这里按下不表。

  因而,这样的历史也很自然地决定了,对我来说,网上的虚拟阅读总是带有“不严肃、轻佻、没正经、不科学”这样的符号暗示。

  我们都知道,第一印象是具有决定性的。这是心理学上的结果。

  要改变第一印象是很不容易的,而虚拟阅读与实体阅读的第一印象在我的早年就已经给定了:实体阅读是一个代表了知识、乐趣、严肃的象征符号,而虚拟阅读这个符号则代表了其反面——至少不是其正面。

  我可以相信,虽然每个人的感受不同,但我们这一代的心中,实体阅读与虚拟阅读的象征符号大致就是如此——哪个80后中国本土产青年是小时候捧着iPad长大的?乔布斯死后穿越回去特地培养你了么?

  我们80后、70后、60后、50后、40后甚至百岁老头,哪个的初次阅读体验是在虚拟阅读上完成的?有的话请站出来,我瞻仰瞻仰,然后脖子上挂块牌子展览展览,我在一边收门票,咱俩五五分账。

  这就好比,男生的第一次基本都给了右手(什么?你是左撇子??),这个太自然了。人类的第一次一般也都是和肉体完成的(被自行车破了处的除外)。谁敢跳出来说老子第一次是和一头狗熊完成的?就是喜欢狗棒子的女士,第一次也是从人棒子开始的。理由很简单,专门用来性爱的机器人现在还没发明。

  所以,这太自然了,我们打从内心深处认同实体阅读,至少不会抵触——当然,这种统计性规律总有意外的,所以我也不能保证一定不会跳出一个小概率奇葩来说:老子从裹着尿片开始就彻底鄙视那些捧着纸质书阅读的奸贼小人!

  说了这么多,就是要说明:作为90前的一代,无论你是否愿意承认,实体书在你心中的地位都已经摆死了,分量就是比虚拟书重。

  所以,你别和我扯什么这是神经学叉叉,这纯属搞叉。这就是一个习惯问题——你已经被实体书塑形衣隆胸隆了二十年了,现在你跟我说你的乳房天生挺翘?这不扯淡么。小脚是裹出来的,不是进化来的。

  很显然,由于我们这一代天生就是被实体书启蒙了阅读,所以我们自然会更加习惯实体书上的阅读,所以也很自然,为什么一段文字在屏幕上显示后给你的感觉,与打印出来以后给你的感觉不同?因为你对后者更亲切,所以自然更有认同感,而且两者的媒介所具有的象征符号给你的心理暗示已然不同。

  为什么一谈到起点我就会想到胡扯?因为我上起点最初是去看那里的“国内科幻小说”的,结果看到一堆糟粕——没有例外,都是糟粕。所以,很自然地,我看着屏幕阅读的时候,“糟粕”这个象征符号很自然地出现在了脑海中——人脑就是这样,心理暗示就是这么牛逼,这个你不用多废话,心理学摆在那呢。

  同样的,我自己写出的文字在电脑上看,与打印以后看,心理环境也是不同的。

  同一段文字,在电脑上写,你的大脑很自然很天生地将评判标准定在了起点和腾讯科技论坛这样的水平——这是大脑潜意识自己完成的,你主观再怎么较真浪叫哀嚎哭爹喊娘都没用。而这段文字你在一本本子上写下来,那大脑的定位就不同了,对我来说,高中每周一次的随笔,高三十二次月考,初中语文课的八股文,小学语文课的样板文,这些记忆统统化作符号把我包围。

  绝对不要认为人就是当下,人是一个连续统,你的过去决定了你的未来。你的经验决定了你在未来的感受。

  所以,同样一段文字,同样一个主题,你在电脑上码字和在纸张上书写的感受和定位天生地不同。

  但,这不是电脑与纸张的罪过或功绩,这是你自己的历史给你的烙印与禁锢。

  所谓一朝被蛇咬,十年怕井绳,你丫的难道认为井绳天生比麻绳可怕?它们其实没有丝毫差别,都是绳子,是你的经历让你对井绳这个符号感到哆嗦,所以胆子小不要怪绳子,拉稀不要怪马桶。

  同理可证,你对写出来的字比对码出来的字有感情,不是因为这些字出生的场地不同,它们就是一媒介,在于你的经历使得这些媒介给你的象征性符号不同。

  因而,对于那些现在捧着iPad长大的孩子,他们以后会用看怪兽的眼神看着那些维护纸质书的人说:世界上怎么会有正常人类抱着你们这么另类的想法?你们是异教徒吧?还是那美克星人?不会是潘多拉来的吧?

  很自然。

  现在的00后是在电子阅读下长大的,他们的阅读初夜是被电子书夺走的(这里不是说电子书足够锋利以至于割开了那啥啥啥),而大家都知道,最早的阅读都是童话这种很温馨很祥和很美好的体验(没有父母会给小孩子讲狼人如何虐杀学龄前儿童并且肢解然后吃掉还绘声绘色配合上形态肢体动作作为睡前枕边故事的吧?有的话拎出来,大家瞻仰瞻仰,然后脖子上挂个牌子展览展览,老规矩,我卖门票,五五分账),所以非常自然的,对于00后来说,电子书的虚拟阅读天生就有了很美好的第一印象,其象征符号天生就具有肯德基上校一般姣好的面容与一股子禅意。这点已经无可撼动。

  然后,比如,家长再发个骚,把孩子送到所谓“贵族学校”,学校再发个骚,所有课本都用iPad上的阅读文件发送,于是这枚骚年每天不是“小丫么小二郎呀,背着书包上学堂”,而是左手胳肢窝夹着一块iPad,右手拎着一枚iPhone,哼着周杰伦的哼哼哈兮去学校。

  那别指望了,这群骚年肯定会很自然地选择捧着电子书阅读,就如我会很自然地选择捧着纸质书阅读一样。

  书的符号已经决定了它的命运。

  我们再回头想啊,当初那些在骨头上刻甲骨文的朋友,看到一群另类居然拿着竹简在那书写,肯定怒其不争,还会仰天长啸人类文明就此要落寞了。

  而拿着竹简的家伙的后代看到居然有异教徒败类人类的走狗文明的颠覆者全家男的应该杀光女的应该奸光的无耻之徒居然拿着莎草纸在那看书写字,那绝对地怒发冲冠,冲上去PiaPia两个耳光上去,然后投入宗教裁判所里好好教育教育,不能让人类文明的火花被这些恶魔的使者给吹灭了。

  上面的场景可笑吧?

  那为何你还说纸质书就会坚挺地持续下去呢?

  现在除了博物馆和博物馆长,谁还会在竹简上写字?

  谁还会在骨头上刻画?

  所以,在未来,你有什么理由认为电子书不会取代实体书,就如纸质书取代竹简书,竹简书取代甲骨文呢?

  就因为你是捧着一本散发着墨香给人美好且温馨感觉的实体书长大的?

  文明的进步不会因为你愿意或者不愿意而止步。

  你爽,或者不爽,进步就在那里,不急不徐。

  PS一下:肯定有人会扯什么万一电子设备毁坏那电子书不就遭殃这样的话来反驳。那,万一失火纸质书都遭殃了你怎么不去弄竹简和甲骨文呢?

编辑:澳门新葡亰 本文来源:幼儿图书规模超过220亿元揭秘线上童书阅读的生

关键词: www.716.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