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www.716.com > 艺术之家 > 正文

吕云所中华夏族民共和国画小说展音信发表会在

时间:2019-06-15 06:16来源:艺术之家
我的积墨太行 我的积墨太行 吕云所 我出生在太行深山沟,是地道的太行山民之子。太行不仅给了我生命、给了我灵感,也给了我取之不尽的创作源泉。我对家乡的爱和家乡所给予我的

我的积墨太行

我的积墨太行

吕云所

我出生在太行深山沟,是地道的太行山民之子。太行不仅给了我生命、给了我灵感,也给了我取之不尽的创作源泉。我对家乡的爱和家乡所给予我的是不能用语言表述的,可以说太行是我生命的全部。

我出生的1940年,正值日寇疯狂入侵、家国残破的苦难年月,一家人长年颠沛流离,在逃难中奔波。为躲避鬼子的扫荡,惊恐的父母常把我和一个堂弟放在驴驮的篓筐里,盖上破草帽,怕哭出声来,还在嘴里塞上旧棉絮,艰难地跋涉在崎岖的山道中,往往几天都吃不上一顿饭。在我幼小的心灵里深深地刻下了:“太行多么沉重啊!它太沉重了!”太行也是艰辛的!我的家乡土地贫瘠、石厚土薄,童年、少年的我始终过着糠菜半年粮、食不果腹、衣不蔽体的苦日子。数十年来,一想到太行就激动,一激动就想哭……巴尔扎克曾说过:“苦难是艺术家最宝贵的财富。”这太行母亲的苦难与艰辛造就了我像石头一样坚韧的个性,也成为我终生不可割舍的、受用不尽的宝贵艺术财富。

这种恋母情结的驱使,使我从学生时代起便立志开拓太行画派。人生的曲折与磨难,又使这一理想一波三折。从20世纪60年代初真诚而热情地讴歌现实生活的阶段(1962年我于天津美院毕业创作《漳河畔》组画,被誉为画坛最早表现太行风情的代表作),到10年浩劫被迫搁浅中断创作,至20世纪80年代中期被新潮艺术所冲击,其间经历了长时期的痛苦徘徊、彷徨困惑。直到1987年以后才真正静下心来,再度回到我的创作母体太行山,重新追索失去的太行魂。

(一)

经过数十年的积累、生聚、思索与努力,我逐渐确立了自我的美学追求,并寻到了个人与北方山水之间在艺术气质上的同构关系。凭着苍茫太行所赋予我的底气,我在作品中所弘扬的崇高悲壮精神,不仅深深融入了我个人的精神底蕴,同时也深深地体现了我们灾难深重的中华民族自强与自立、不屈与抗争的伟大民族精神。

梁启超说过:“燕赵多慷慨悲歌之士!”从“风潇潇兮易水寒,壮士一去兮不复返”,到抗日英雄“狼牙山五壮士”;从曹孟德“北上太行山,艰哉何巍巍”,到开凿“人造天河”红旗渠的太行健儿们,无不激荡着中华儿女生存与奋斗、欢乐与悲苦、大爱与大恨的“燕赵悲歌”式的豪迈与悲壮。抗战时,朱老总曾说过:“历史上华北屡遭外族入侵,老百姓心里憋着一口气,不屈服,要反抗,连唱戏都要喊出来。所谓古燕赵多豪杰,心中不平就吼高腔啊!”……而这一切无疑是从理性上长期培育、陶铸、酿造我的太行精神,把握太行魂魄的精神内核和依托,这些历尽沧桑、源远流长的人文精神又是和太行的自然形貌息息相关的。

(二)

我曾在创作笔记上写道:“不作阴柔、小巧、纤弱的咏叹,不是即兴小诗和靡靡之音”,而是“追求大自然深沉、浑厚、凝重、悲壮、博大的交响乐般的阳刚之气”。为体现这种太行精神和阳刚之气,经过长期的苦苦求索,我最终选择了“有山无树、有石无水”的憨厚、朴实、雄险、壮阔的大自然原始景观,及纯水墨的积墨法作为我的太行新作的艺术语汇。

在画面构成上,我做了如下尝试:以东方特有的时空观,将恢弘浩茫、山海云涛般的无垠时空帷幕通而为一,群山在天地浑然中展开,构成特殊的情感氛围和空间意象。侧重表现浅空间,这是现代艺术中比较注重的,往往抓住一个有特征的局部展开画面,将巍峨峨、漆莽莽的黑石头和硬脊梁整体排列开来,不像传统山水中山重水复式的“深远”,多以一个局部切入,却令人恍惚窥见那大自然的神奇和宇宙的律动。在画面黑白处理上,强调现代式的黑白布列的节奏感与韵律感(如放射型、律动型、分割型等现代构成式布势手法)。在造型语言上,强调圆厚造型“石鼓型”的塑造感与重量感,强化其形体意识的内在张力与视觉冲击力。同时以居高临下、以大观小的大俯视角度处理,如凌空俯瞰大山的脊梁,体现燕赵大地的脊梁、中华的脊梁,亦如俯瞰大宇宙之感,以张扬其沉厚、刚毅、倔犟的个性及寂远、苍凉的野性。

(三)

关于积墨法的选择也有一段曲折的历程,以我个性的另一个侧面,非常喜欢傅抱石先生那激越情感的渲泻、恣肆纵横的狂草式泼墨大写。我曾长时间试验过,但此种笔墨却不能体现我胸中沉重、博大、沧桑的太行美。我苦苦地寻觅着,后来终于在五代北宋的大体量的、刻划精到的鸿篇巨制中找到了共鸣,尤其是范宽的作品久久震撼着我的心,那“巨幛密笔”层层积染的北派风格,被我称作小笔画大画的“楷书山水”深深地启发了我。

对于传统笔墨技巧,我始终着力寻求其与现代观念的契合点,在我创作《黑色太行系列》时,将传统的斧劈皴与米点皴法做了重新组合与灵活处理。在层层相积的运笔运墨过程中,力求做到层次丰富、深厚、灵透多变。在实践中我总结出五个要点:1.等干;2.多遍;3.留白;4.错开;5.书写。等干:是指积墨过程中必须等前一遍墨干后再加第二遍,此乃积墨法最基本的特点,是与泼墨、破墨法正相反的。多遍:指画的遍数越多越深厚,虽是干后相加,却能枯润相济,干裂秋风,润含春雨,墨气氤氲,浑然天成,这是只有积墨法才能做到的丰富与深厚(“深厚是中华民族精神内质的凝聚”,在中国水墨画中实属上乘,是黄宾虹先生终生孜孜以求的)。留白:黄宾虹先生说:“要善于做活眼”,“所谓活眼即画中之虚也”,留白即指画中之气孔如“童子之眸子”,乃指画道中暗中亮、实中虚、阴中阳、黑中白、塞中空的重要性,有气孔画才能呼吸,画不呼吸也会窒息。实则真力弥漫,空则灵气往来,要能做到厚而不腻、浊中透清、沉清高古、色沉光清为最佳。错开:指积墨过程中笔线的长短、纵横、方圆、粗细、曲直的变化及运墨的枯、湿、浓、淡,要错落有致、遍遍错开,如宾翁所言“相错不相乱,相让不相碰”,如挑夫争道,倚让有序、逐次错开,错开是留白的关键。书写:黄宾虹先生曰:“力挽万牛要健笔,所以浑厚能华滋。”中国书法美学的早熟,育化了中国的绘画。中国画是以写字的方法来画画的,故积墨千层遍遍必写,无论勾勒线条,还是运墨浑染,都要如写字一样力透纸背、内含筋骨,具有力度,且流畅自然、气势贯通,追求书法之笔意,以求其写意性与随意性,切不可用描、磨、涂、抹等非书法方法做画,导致画面泡、松、滑、腻,慢患漂浮,出现黑气。

艺术之家,在积墨艺术的总体神韵上,我追求两个字,叫做“厚”而“透”,我认为深厚是中华文化的资质,灵透是中华智慧和灵性的表征。五千年的中华文明、黄天厚土、华物民风,积淀了一个大“厚”字。可染先生曰:“没有一个大艺术家不追求深厚的。”在这个大“厚”中却从不愚滞、迫塞、板结、堆堵,而是深深地浸洇着深邃的万千灵性气脉。这种“虚空粉碎”、“求白以黑”、“实里藏虚”正是弥漫着艺术家内省式的睿智和心灵的光辉,在精神的奥妙与智慧的玄哲中获得人和自然的高度统一,亦即作者美学哲思的心灵迹化,也正是“浑厚华滋”、“纯全内美”的“笔墨精神”之所在。

(四)

如果说黄宾虹先生是以随意松散的笔墨去表现散漫迷幻的抽象境界的话,我却是用松散的笔墨表现严谨、沉厚的形体精神,是属阳刚的、壮美的。在我的笔下,传统山水中闲愁、寂寞的情调已荡然无存,代之以昂首拱背、钢浇铁铸般的倔犟山脊和巍峨峨、漆莽莽的黑石头和硬脊梁。古有:“太行山有沉雄之气,奇峰大岭,令人叫绝。”我将太行的沉雄、刚毅、倔犟的原始形貌,以纯水墨的积墨法营造了一个个浑茫无际、坚实沉厚、凝重深邃、黑压压、浑茫茫、气氛严峻的纯水墨的氛围。“写山川之性,传吾人之心”,这种沉郁苍凉、苦涩神秘、慷慨悲壮的精神境界,自然是和我个人的气质精神、情操、审美及特殊的阅历、坎坷的人生分不开的,这其中包蕴着我的人生际遇中悲苦的一面。但我的这种“悲”与古人的“试倩悲风吹泪,过扬州”、“悲吟《梁父》泪流如雨”的凄惨、悲哀的境界是截然不同的,我所追求的是“悲”而不哀,是崇高的悲壮精神。应该说这是我的独特的人生感受和大自然在我心灵深处激起的强烈而沉重的慨叹。

再有,我的这种太行精神不是一般意义上的壮美与阳刚。这种阳刚是阴柔包蕴着的阳刚、绵里藏针式的阳刚,是柔中之刚、弱中之强,是低吟、悲吟着的高昂,是水墨氤氲中更丰富、更深沉、更令人回味的阳刚;是和那种浮浅的、直白的、外在的、声嘶力竭式的“阳刚”大相径庭的,这也正是中国古典哲学中“反者道之动”、“弱者道之用”的精神的体现。

总之画太行即写太行之精神,我之太行系列即为我之精神所物化,亦即我之生命形态和灵魂深处之呐喊。我的积墨太行系列是我从艺40余年的心血与追求,也是我面向21世纪的创作起点。

画家简介:

吕云所,1940年生,别名吕云,河北涉县人。1962年毕业于天津美术学院。留校任教至今,历任助教、讲师、副教授、教授。

大匠之园——吕云所艺术作品展在天津美术学院美术馆开幕

  为纪念中国当代山水画大家、美术教育家吕云所一生取得的的学术成就和艺术造诣,弘扬传颂他的太行学术精神,同时纪念他逝世三周年,由天津美术学院、天津市文学艺术联合会、天津市美术家协会联合主办的“大匠之园——吕云所艺术作品展”于2017年4月15日在天津美术学院美术馆开幕,展至5月15日。

艺术之家 1

天津美术家协会王书平主席致辞

艺术之家 2

天津美术学院邓国源院长致辞

艺术之家 3

吕云所之子吕大江先生致辞

  本次展览从吕云所50余年艺术创作生涯中精选出160余幅经典作品。这些作品借自美术馆、博物馆和其他机构及私人藏家。内容丰富、多彩,文献厚重、详实,靓点纷呈,是一次难得的全面展示解读吕云所先生一生学术、文献、教育、教学的学术回顾展。

  吕云所1940年出生于河北省涉县,1962年毕业于天津美术学院并留校任教。他的家乡是革命老区、抗战时期的八路军根据地,有着深厚的革命传统。出生于此的吕云所对这里的一草一木有着深厚的感情,蜿蜒曲折的大山、沟壑,承载了吕先生的童年记忆。父母、祖辈都是普通的农民。在别人眼中的荒山野岭,在他心中陡生了对自然的敬畏,太行山成为他的创作母题。从事过人物画、连环画创作的吕云所,画太行时发现了自己,确立了艺术创作的美学追求,最终选择了山水画——画太行山,成为“太行山之子”。

艺术之家 4

艺术之家 5

艺术之家 6

  吕云所在七十五年人生历程中,面对世事变化、人生沉浮不消极沉沦,以读书和艺术创作内省,沉浸于高贵的精神世界,不流俗、迎合,视一切为必备的人生体验,以此造就了自己强大的内心世界。其坚强的毅力将沉重的人生化为艺术创作灵感,以太行山为寄托,以“为天地立心,为生民立命”的态度,创作了大量的有感染力的艺术作品,同时也创造了自己激越、悲壮、完整、丰富的人生。

艺术之家 7

艺术之家 8

艺术之家 9

艺术之家 10

艺术之家 11

  吕云所从写生出发,吸收北宋山水画的传统,在追求艺术创作精神性的同时,着重感性表达;经过多年的笔墨积淀,蕴太行山的象征意义与感性之中,在巨幅山水画的创作上将书写性、随机性和画面的布局章法、绘画上进行了有机的结合,不板、不滞,韵味盎然。吕云所的太行山主题创作,“回归太行的形体与精神”,充满了“壮美”的诗意。展览共分五部分。

  第一部分为吕云所早期创作的作品,包括在上世纪六十年代产生重要影响的《漳河畔》组画、《老来红》及早期的人物写生作品。《漳河畔》组画是吕云所先生1962年在天津美院毕业时的作品,配有详尽创作草图、画稿。中国美朮馆馆藏作品《老来红》以及早期人物写生用写实印象手法,以传统的笔墨技巧表现了太行的情感与风貌。通过乡土意识来描绘展现太行风情,在当时画坛和美术界引起了广泛瞩目。

  第二部分是画稿文献系列,全面展示了吕云所近五十多年的各种精彩草图、草稿、手稿大小画稿,各类早期人物、山水、素描、速写、写生、习作、连环画、教学杂记、名家来往信件、上学时期及文革前后出版物等文献,可谓包罗万象,精彩纷呈,立体全面地展示了先生一生的创作心路与历程。

  第三部分为吕云所80年代至90年代创作的《黑色积墨太行系列》,可谓毕生心血之创作,配有系列创作草图画稿,他追求深沉、厚重、博大、悲壮的精神,用纯水墨的黑白氛围,即“厚”又“透”的艺术语汇来表现大自然交响乐般的阳刚之气。他的积墨太行无不是他内省式心理历程的折射,也无不是他对于中华文化与民族品格的一种精神体认,满载了中国山水画的现代精神。

  第四部分为吕云所《太行风情系列》及画稿用一种浓厚细腻的乡土抒情情感,用文人笔墨来表现太行意象、以历史与人文来超越乡土诗情,深刻展现了先生对故土太行父老的浓郁的无限眷恋之情。《律动系列》是先生在85年86年所创作的一批带有抽象结构所必然负载的现代精神的一个系列,精湛地体现了中国画骨法用笔的苍劲和纯粹水墨形成的丰富多变的层次意蕴。

  第五部分《写意太行系列》是吕云所晚年回归以笔墨为主体的独立审美创作的。作品使观者感受到笔墨的干湿浓淡,笔墨的强眼刺激,一任抒写直抒胸臆的笔墨状态,在洒脱与灵动的笔墨背后,自然而然地流露出一种沉滞苦涩的笔墨意味,而这批"笔墨太行"恰恰是他回归太行的形体与精神之内在,两相完美结合统一的体现。吕先生用质朴厚实、苍茫苦涩、凝重幽深的笔墨去不断舒解他内心的苦痛、淬炼可以栖居他精神思想的太行喻象。

艺术之家 12

【点击查看视频报道】吕云所中国画作品展新闻发布会在京举办

艺术之家 13

新闻发布会现场

  6月26日,“太行浩气——吕云所中国画作品展”新闻发布会在中国艺术报社举行。

  展览学术主持、《美术》杂志主编尚辉,天津美术学院院长邓国源,书法家任宝亭,吕云所之子吕大江以及学生代表、各界媒体出席本次发布会。

艺术之家 14

展览学术主持、《美术》杂志主编尚辉解读吕云所作品

艺术之家 15

天津美术学院院长邓国源致辞

  本次展览是为纪念著名画家吕云所先生去世一周年,为了纪念他一生的学术成就和艺术造诣,弘扬他的太行精神。由中国美协、中国国家画院、中国艺术研究院、天津美术学院共同主办“太行浩气——吕云所中国画作品展”,共精选了吕云所先生一生的四个阶段的经典作品,近160余副出展。

艺术之家 16

书法家任宝亭致辞

艺术之家 17

吕云所之子吕大江致辞

  展览第一部分为《漳河畔》系列组画以及《老来红》1962年天津美院毕业作品,用写实印象手法,传统的笔墨表现了太行的情感、风貌。在当时画坛引起了瞩目,年届弱冠便以“太行人、太行情、写太行风”著称,被人们称之为太行画派创始人;第二部分为用毕生精力创作的《黑色太行系列》,追求深沉、厚重、博大、悲壮的精神。用纯水墨的黑白氛围,即“厚”又“透”的艺术语汇来表现大自然的阳刚之气;第三部分《太行风情系列》用一种浓厚细腻的抒情情感,表现了一种浓郁的思想对故土太行父老的眷恋之情;第四部分:《写意太行系列》晚年回归以笔墨为主体的独立审美,使观者感受到是笔墨的干湿浓淡,笔墨的强眼刺激,一任抒写直抒胸臆的笔墨状态。以及吕云所先生早期的写生人物、素描、速写、连环画等教学作品。

  据悉,展览时间为7月9日至16日,开幕于11日下午3时举办,会后在中国美术馆学术报告厅举行研讨会。

  【吕云所简介】

艺术之家 18

  吕云所,又名吕云,1940年生于河北涉县,1962年毕业于天津美术学院,并留校任教至今,现为中国美协会员、天津美协顾问、中国美协高研班导师、中国国家画院高研班导师、中国艺术研究院高研班导师、清华大学吕云所山水画创作工作室导师、天津美院教授、硕士生导师、全国太行中国画学会总顾问,师从秦仲文,刘君礼,孙其峰教授等。

  吕云所生于太行深山沟,是道地的太行之子,其作品多表现太行风情,画风朴实浑厚,笔法老辣苍劲,气势博大雄浑,意境深邃,具有浓烈的北方乡土气息。他从学生时代起便立志开拓太行画派,1962年在天津美院的毕业创作《漳河畔》组画的问世,1963年《老来红》的问世,分别获得全国美展大奖,一时成为美术界关注的新秀,使之年届弱冠便以“太行人、太行情、写太行风”著称。成为当代画坛最早以传统技巧表现太行风情的人,并被誉为当代“太行画风”的创始人,“北派重振”等。文革之后,八十年代后,又推出一批表现太行深厚特质的积墨巨抅——“黑色太行系列”成为其艺术旅途中一批代表性力作,其作品追求浑厚、博大、凝重、深沉、雄壮的交响乐般的阳刚之气,实践着在纯水墨的氛围中既“厚”又“透”的积墨艺术语汇,他从传统笔墨入手,将太行的体悟与人生感受,通过笔墨与抅成语言的整合,将心中太行的内在张力及生命力,淋漓尽致的表现出来,成为当代水墨太行的又一典型。九十年代之后至新世纪以来,艺术家仍脚不停步,努力在艺术追求的艰辛道路上奋力跋涉,他又经过十多年的人生与艺术的积淀。砺炼,生聚与陶冶,完成了由“太行的笔墨”(积墨黑色太行)向“笔墨的太行”(意笔太行)的升华。新世纪以来,努力于由“积墨太行”向“写意太行”的跨越。钟情于传统笔墨文化“写意精神”在太行中的体现与探索。

  【吕云所作品欣赏】

艺术之家 19

山月 106x100CM 1988年

艺术之家 20

夜走太行 145x125CM 1984年

艺术之家 21

故乡月 51×42CM 1990年

艺术之家 22

太虚丹炉岩 40×35CM 2000年

编辑:艺术之家 本文来源:吕云所中华夏族民共和国画小说展音信发表会在

关键词: www.716.com